当前位置: > 文娱
《中国医生》:用真实和细节触发观众泪点
【发布日期:2021-07-15】 【来源:本站】 【阅读:次】【作者:胡广欣】

  

        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中国医生》于7月9日全国上映,首周末票房达到3.48亿元,稳稳占据周末三天的票房单日冠军位置。影片取得猫眼和淘票票9.5分、豆瓣6.9分的口碑,证明该片受到了大众的喜爱。

  《中国医生》以去年武汉疫情的“暴风眼”金银潭医院为故事中心,呈现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抗疫故事。影片在场景和表演上尽量接近真实,在故事上也成功触发了观众对于去年疫情的共同回忆。

        足够真实

  片场可以当医院用
  片名为《中国医生》,医护群体以及疫情中的救治故事自然就是影片的主线。在硬件上,《中国医生》几乎已经做到极致。影片按1:1搭建出“医疗级片场”,严格按照真实医院的建造标准打造。小到手套棉签、大到呼吸机,片中出现的医疗设备全都是真的。片场甚至可以当成真正的医院来使用:拍摄过程中,李晨扭伤了腰,直接在片场里给自己拍了个X光。“他们(医学顾问)看了之后说没什么事,该工作就工作、该拍戏就拍戏,不用去医院。”李晨回忆。
  软件方面也不逊色。从张涵予、袁泉等主要角色,到可能只有一个特写镜头的群众演员,在开拍前均接受了医护人员的培训。片中,袁泉、朱亚文、李晨、易烊千玺等演员有大量的插喉管、上ECMO、做心肺复苏等镜头,背后是医护人员的指导和演员数天的练习。
  该片的重症医学指导、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冉晓透露,李晨和朱亚文是最早进组的一批演员,“我一般给他们讲两三遍,再亲自示范一遍,他们就能把整个过程复述出来。之后他们动手做,我给纠正细节。比如ECMO这种复杂的动作,他们练两三天就可以比较熟练。”
  包括钟南山院士、张文宏院长等专业医护人员都对《中国医生》的医疗场面表示了肯定。在广州首映礼上,钟南山形容《中国医生》“非常真实地还原了武汉早期的情况”,他甚至还留意到,片中的病人在上ECMO的时候脸色是苍白的,“这很真实。有些影视作品里,人都去世了,脸还是红的”。 而在此前的上海首映礼上,张文宏也评价《中国医生》“两小时里没找到任何毛病”。
  刘伟强说:“拍一个医疗题材的电影,要百分百真实,这是我们应有的态度。一方面是为了给演员创造出尽量真实的环境,让他们投入到角色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每一次跟医护人员谈话都很感动,我要用最真实的东西来还原他们的经历,我希望这个电影可以感动很多人,因为我们都曾一起面对疫情。”
  医护团队跟组拍摄
  刘伟强透露,他在2020年3月接到总制片人于冬的电话,得知要开拍抗疫题材电影。主创团队从4月开始在北京、武汉等地采风、收集资料。开拍之后,十余位医护人员跟组拍摄,随时提出意见。刘伟强说:“开拍之后,很多专家在现场看,拍出来的东西哪里有问题。每天一收工就开‘批评大会’,确认哪里拍错,要重拍。用这个方法,我从10月拍到12月,初期是很难受的,作为一个成熟的导演,很多人批评你,但后面我们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事情。”
  拍摄团队和医护团队经过多次磨合,才在真实性和戏剧性之间找到平衡点。该片的医学顾问冉晓透露了一个细节:“比如我们做一个穿刺、给病人打针,按照真实的情况可能要十来分钟,但电影里顶多只有一两分钟。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东西就要简化,比如消毒的次数、比如药水注射的速度等。我们要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让观众知道操作的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新冠肺炎的治疗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电影的拍摄过程,也与医生平时的操作习惯有诸多不同,冉晓说:“平时我做ECMO就是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来,手边没有纱布就让人拆一包,没有钳子就让人递一把。但拍摄过程中,导演要求画面必须非常流畅,东西要摆好,拿起来哗哗哗地很快。”
  值得一提的是,冉晓等医学顾问也在片中出镜多次,为一些医疗场面贡献出手部特写。冉晓说:“拍摄过程中,包括手的特写等,不停被导演喊停,会被说‘冉老师你的手不太流畅,画面感不太好’。我是理解的,平时我们做手术,没有对这方面的严苛要求。我对电影制作者非常敬佩,这次让我感受到导演他们对每个细节的精益求精。”

        情绪到位

  大量细节勾起共同回忆
  包括医护人员在内的不少观众,看《中国医生》的时候都忍不住落泪:一是因为影片将许多疫情时期的真实细节融入其中,二是因为人物塑造得足够丰满而不扁平。
  影片在高潮部分,呈现出许多让人记忆犹新的细节:面对防护物资不足的困境,张涵予饰演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竞予下令“到高速公路口去抢防护服,抢也要抢回来!”医护人员每天长时间工作,脸上被口罩压出一道道勒痕;找不到防护服的民众,穿着雨衣到医院看病……
  片中多位重要的医护角色都有其现实原型。比如张涵予饰演的张竞予院长,其原型是“人民英雄”金银潭医院原院长张定宇。他本人患有渐冻症,走路不太方便;其妻子也在疫情之中不幸感染。这些真实的情节被搬到电影里:片中有一幕,张竞予接到电话,得知其妻子的病情加重,他一不留神就在楼梯上摔了下来。张涵予透露,张定宇院长摔倒确有其事。
  普通人故事引起共鸣
  《中国医生》在医护人员之外,还呈现了政府防控小组的工作、普通民众的生活等方方面面,全景式再现去年疫情之下的社会群像。导演刘伟强透露,他在完成采风之后基本确定了影片的大背景:“以金银潭为背景,角色有以张定宇院长为原型的院长,以桑岭(朱亚文饰)为原型的广州援鄂医生,李晨演上海援鄂的医生,袁泉演金银潭医院ICU的主任等。外边还有其他人,比如欧豪演的外卖员等。就这样逐渐把整个故事串联起来。”
  除了呈现全国上下各行各业积极抗疫的正面态度之外,影片也没有过分回避疫情带来的伤害。朱亚文饰演的广东驰援武汉医疗队医生陶峻,他带着满腔的自信奔赴武汉,其锐气却在病毒面前一度挫败,即使采取了各种抢救措施,但重症病人仍然去世,由此折射出疫情的复杂和危险;医护人员连续数月超负荷工作,有些人的家属也不幸感染,忍不住崩溃大哭。
  周也和欧豪饰演的外卖员夫妇、张子枫饰演的少女这几个普通人的故事,也反映出疫情对日常生活的重大影响,引起大部分观众的共情。外卖员金仔(欧豪饰)主动为封闭在家的人们送物资却不幸被感染,被发现发热症状时,他绝望地瘫倒在地上;而张子枫饰演的少女更是全片泪点之一:她的双亲因新冠肺炎而在短时间内双双去世,张子枫贡献出非常有层次感的表演。

        演员讲述

  李晨:忘不了那句“武汉加油”
  李晨在《中国医生》中饰演上海驰援武汉的医生吴晨光,他的性格沉稳、耐心,很多时候担负起与病人及其家属沟通的工作。片中,他负责向张子枫饰演的少女说明其父母因新冠肺炎死亡的消息,并把遗物还给她。这场戏不仅打动了场外的观众,李晨在拍摄过程中也几乎没忍住情绪:“我看过剧本,已经知道这场戏的情节。所以我不敢提前试戏,跟导演说‘你直接拍吧’。实在没有办法,我看到她(张子枫)就想哭。我的角色也是这样,以为自己能处理,没想到整个崩溃。当时我跟人物的情绪交汇在一起了。”
  片中紧接着这场戏的,就是吴晨光和陶峻两位驰援武汉医生在楼顶喝酒、舒缓内心苦闷的情节。李晨回忆:“拍摄的时候,这场戏跟子枫那场戏,中间还隔了一点时间,但我心里仍然有那种难过的情绪。拍这场戏时,导演跟我都喝了一点白酒,我也没有试戏,直接拍了。”拍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根据情节安排,李晨和朱亚文要在天台大喊“武汉加油”,他们喊了几遍之后,没想到附近建筑里的人也出来一起喊,“大家也不知道我们在拍戏,他们听到‘武汉加油’之后也自发一起喊。当时我心里‘噌’地一下……现场那种感觉,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
  冯文娟:致敬麻醉科医生
  冯文娟在《中国医生》中饰演一位麻醉科医师辛未,她在全片中均身穿严严实实的防护服,几乎没有露过脸,但她的表现却让人印象深刻。
  片中,他与朱亚文饰演的医生陶峻有过两场冲突,她以一句“麻醉科怎么了?”反驳陶峻的轻视;后面一场戏里,她又对陶峻说“不光麻醉科,皮肤科、五官科都来了,你别瞧不起谁!”冯文娟透露,第一句“麻醉科怎么了?”是剧本中的台词,她特别喜欢。“这句话体现了辛未在医生这个职业之外、作为人的个性,她是比较勇往直前的,眼里容不下沙子,听到什么都得回过去。”而第二场戏就是她与朱亚文的即兴发挥,“导演留下了,他可能觉得这个对话也挺好。”
  冯文娟坦言,通过这次拍摄,她对麻醉科有了更深的理解:“原来麻醉科是全能型选手,他们的工作性质里有很强的抢救元素,插管、上ECMO等所有东西,他们都得会。麻醉科医生有时候一晚上要做十台甚至十多台的急诊手术,工作量非常大,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
   

【关闭窗口】【打印本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筱塘南街85号 邮编:351100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联系电话:0594-2523059 传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ptwb123456@163.com 法律顾问:福建典冠律师事务所余元庭律师
闽ICP备14011754号(浏览网站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调为1024*768)
您是第: 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电信莆田分公司